法屬玻里尼西亞文身文化之路 2019-01-20 Pinuyumayan IPCF-TITV 原文會 原視族語新聞

tu kakuwayanan temutrautrau tu dradrek kana 法屬玻里尼西亞

西元1982年是法屬玻里尼西亞文身文化非常重要的時期,因為在西元1819年,當時的國王Pomare二世,因為信仰因素全面禁止文身,經過150年的時間,傳統文身文化才又因著當時的行動先驅者復興起來,一直到現在,36年的復振歷程,法屬玻里尼西亞的文身蓬勃發展,儘管也面臨著使用圖騰適當性的挑戰,年輕人多使用機器文身,但是一名文身師對於圖騰的認知程度,仍然有一定的要求,法屬玻里尼西亞已經走在以文身做為去殖民文化很重要的路上,請鎖定本周LiMA新聞世界專題報導,來了解法屬玻里尼西亞文身的過去,現在與未來。

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教授Bronwen Douglas,在Tattoo一書中這樣寫著,西元1595年,一名文藝復興時期的葡萄牙探險家pedro,在法屬玻里尼西亞的馬克薩斯群島Fatu Hiva島看見當地人的臉和身上有著藍色線條的圖案,這是最早關於太平洋島國文身的文獻紀錄,而tatau一詞最早出現在James Cook船長在第一次西元1768年至1771年間的航海紀錄中,之後在歐洲航海家的日記裡,都能找尋到關於太平洋島國的文身文化,而且愈趨詳盡。

在法屬玻里尼西亞的文化裡,文身是透過鮮明的線條和圖騰,記載一個人生命中的重要時刻,更是身份的識別,不管是對天,對祖先,對人都是印記的連結。

法屬玻里尼西亞在西元1843年成為法國海外屬地,是由118個島嶼組成,包括馬克薩斯群島,社會群島,Tuamotu群島及南方群島,其中社會群島是人口最多的島嶼,是首都Papete的所在地,也是文身店最密集的地方。

法屬玻里尼西亞相信文身與Mana,就是法屬玻里尼西亞的核心信仰,有相通的關係,這樣的意念深耕在整個玻里尼西亞群島,當一個人文身,圖騰帶來的是力量和守護,過程是考驗,經歷了這些,代表的是得到家族的肯定與寄託。

法屬玻里尼西亞千年的文身歷史經歷兩次的變革,第一次是在西元1819年,Pomare二世改信基督教後,因為文身的表現違反宗教道德,傳教士透過身體的管理做為當地文明化的第一步,因此Pomare二世下令全面禁止文身,到了西元1982年,法屬玻里尼西亞文身復興開始,當時有兩位對於文身復振重要的先驅者Tavana Salmon與Raymond Graffe,將消失150年的文身文化振興。

但短短四年就又碰上第二次變革。

為了加速宣揚法屬玻里尼西亞的文身,Raymond Graffe的學徒Purotu,Chimé,Roonui,一邊積極走訪各國,進行文身交流,一邊也在島內尋找替代傳統拍針的方式,來減少國家對於傳統拍刺工具衛生的疑慮。

Purotu,Chimé,Roonui,都是法屬玻里尼西亞傳統文身復振具有代表性的人物,在文身界備受尊敬,目前Chimé居住在法國,Roonui定居於加拿大,Purotu仍居住在法屬玻里尼西亞Moorea島,三位日復一日不遺餘力的在各地方推動法屬玻里尼西亞的文身文化,超過三十年的時間,也漸漸有了下一代承接傳統文身的技藝,Matea 就是Purotu的學徒。

Aroma salmon是法屬玻里尼西亞知名樂團主唱,更是文身復振重要人物Tavana salmon的姪兒,起初先學雕刻,認識圖騰,之後接觸文身,已有25年的文身資歷。

法屬玻里尼西亞文身蓬勃發展,成為炫風,文身店一間一間開,年輕人也多以幫人文身作為職業,造就使用機器文身的盛行,但是這樣的現象沒有動搖傳統文身在法屬玻里尼西亞的地位,因為在文身熱潮下,所有的文身師都在堅守文身圖騰使用的適當性,一個文身師的養成過程,對於自己文化的認知必須要有很深的了解。

法屬玻里尼西亞文身之路走了36年,文身文化再次復興重現在每個人的身上,從文身的世界談文化復振,看見的是圖騰更深的意涵與用身體最直接的表現我是誰的身份認同,就像玻里尼西亞文身師Brent說的,文身師的角色就是老師,教導被文身的人因著身上的圖騰成為更好的人,行在人生的道路。

source

Grenada citizenship

Latest news

Related news